成绩查询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成绩查询 >

爆款基金之殇:造星做大规模 管理力有不逮

发布日期:2022-06-20 13:07   来源:未知   阅读:

  爆款基金的背后,是基金公司对做大规模的强烈渴望,以及利益共同体各方的联手助推。爆款基金让基金公司、销售渠道、网络大V、广告商等赚得盆满钵满,却让众多投资者成了“韭菜”。

  监管部门已关注到基金发行中的乱象。《关于加快推进公募基金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着力打造行业良好发展生态。牢固树立以投资者利益为核心的营销理念,践行“逆向销售”,加大投资者保护力度。切实摒弃短期导向、规模情结、排名喜好,坚决纠正基金经理明星化、产品营销娱乐化、基民投资粉丝化等不良风气,改变“重首发、轻持营”等现象。

  右边这张表是2020年至2021年发行总份额在100亿份以上,且一日售罄的25只爆款基金的近况。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最新份额(A/C份额合并统计)仍超百亿份的仅存7只;截至今年5月31日,这些基金成立以来,回报率为正的仅有6只(A或C份额的统计数据结果相同)。

  “眼见他发行时轰轰烈烈,眼见他管理时力有不逮,眼见自己越亏越多。”2020年追星买了50万元爆款基金的投资者李庆(化名)套用《桃花扇》中的唱词诉说了自己的感受。

  记者调查发现,爆款基金的背后是基金公司对做大规模的强烈渴望,以及基金公司、销售渠道等利益共同体的联手助推。爆款基金让基金公司、销售渠道、网络大V、广告商等赚得盆满钵满,却让众多投资者亏得心碎。

  业内人士表示,公募基金作为普惠金融的代表,是“增加城乡居民金融资产等财产性收入”的重要承担者,其职责使命与实现共同富裕息息相关。但从爆款基金来看,一些公司并没有很好地承担起这一社会责任,更没有恪守信托精神和客户至上原则,眼光短浅,利在义先,损害了投资者利益。

  《关于加快推进公募基金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明确要求公募基金行业发展要以投资者利益为核心,正确处理好规模与质量、发展与稳定、效率与公平、高增长与可持续的关系,着力提高投资者获得感,切实做到行业发展与投资者利益同提升、共进步。

  简称 基金经理 发行总份额(亿份) 最新份额(亿份) 成立以来最大回撤 成立以来收益率

  业绩截止日期:2022年5月31日;份额提取日期:2022年一季度末;份额统计按照A/C份额合并统计

  年度 发行基金总(只) 发行总份额(亿份) 爆款基金数量(只) 爆款基金总份额(亿份) 爆款基金份额占比 爆款基金最新总份额(亿份) 爆款基金总份额变动率

  年度 基金经理 发行日期 发行总份额(亿份) 最新总份额(亿份) 爆款基金总份额变动率

  与网购中的爆款产品含义类似,爆款基金是指那些市场关注度非常高、申购人数特别多、认购申请金额远远超过需要募集金额的基金(除特别注明外,文中的爆款基金均指发行募集不超过5天、份额超过50亿份的公募基金)。

  2019年显现的赚钱效应,让公募基金在2020年进入发行大年。一些明星基金成了市场宠儿,受到投资者狂热追捧。

  2020年1月8日,交银内核驱动60亿份额一日售罄,拉开了新基金发行爆款行情的序幕。

  2020年2月18日,睿远均衡价值三年混合有效认购资金达1223.8亿元,不仅远超60亿元首募上限,还打破业内尘封13年之久的单只基金认购资金纪录。

  但该纪录仅保持了5个月,就被鹏华匠心精选刷新,2020年7月8日一天认购1371亿元,轻松超越300亿元的首募规模上限。

  一山更比一山高。2021年1月,易方达竞争优势企业创出认购2398.58亿元的新纪录,成为公募基金史上首只认购规模超2000亿元的基金。

  据统计,2020年、2021年全市场共发行爆款基金186只,发行份额合计1.71万亿份,占公募基金发行总规模28.14%。爆款基金也成了彼时行业最热的关键词之一。

  盛极必衰。随着市场波动加剧,这些红极一时的爆款基金,如今大多出现规模缩水、业绩下滑,可谓金身难保。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186只爆款基金份额合计1.18万亿份,缩减超过30%。其中,募集规模超百亿份的47只基金中有36只跌至百亿份以下,18只不足50亿份。募集规模前十大的爆款基金,份额缩水幅度均超过50%,最高的达87.55%。

  一些由明星基金经理管理的爆款基金业绩惨不忍睹。3日内售罄的39只百亿规模基金中,截至今年5月31日,成立以来仅有12只净值在1元以上。自基金成立以来,鹏华创新未来、前海开源优质企业6个月净值分别亏损38.34%、35.99%。鹏华汇智优选、南方兴润价值等基金的净值跌幅均超过25%。

  有人亏钱,就有人赚钱。那么,前两年发行的这些爆款基金中,哪些机构获得了收益?哪些投资者被割了韭菜?

  爆款基金的出现是市场多方共同推动的结果,但处于同一链条上,境遇却大相径庭。

  参与群体最大的,往往是受伤最深的。某社交平台上,一位新基民吐槽:“去年,买了2只爆款基金,现在平均亏损19%。”另一位新基民感叹:“买入一年,被深套30%血汗钱。”

  据天相投顾统计,2021年初至今年一季度末,近两年新发的爆款产品累计亏损约1792亿元,主要亏损来自今年一季度,约为1627亿元。

  相比基民的惨亏,基金公司则赚得盆满钵满。天相投顾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公募基金行业管理费总收入为1418.19亿元,同比增长52.31%。其中,非货币市场基金管理费收入1174.38亿元,同比增长62.29%。

  天相投顾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2021年,纳入统计的145家基金公司旗下6263只基金共向销售机构支付客户维护费分别为241.14亿元、408.6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6.57%、68.24%。

  基金公司支付给销售机构的尾随佣金增速,远高于自己同期所收管理费增速。2021年客户维护费超过管理费的基金多达254只。

  备受投资者认可的睿远基金,即便有陈光明这块金字招牌加持,2020年上半年尾佣比率仍高达39.11%。

  2020年至2021年,上海陆家嘴的上海中心大厦、广州珠江新城的广州塔等地标建筑上,常现爆款基金的火热宣传广告。北京国贸地铁站、上海世纪大道地铁站、广州体育西路地铁站等人流密集的地铁站点,也曾一度被各大基金公司的产品宣传海报牢牢占据。

  羊毛出在羊身上。申购费、赎回费、管理费、营销费、服务费等各种名目的费用最终都是基民买单。

  每一只爆款基金都离不开销售端。在互联网时代,直接或间接参与销售的机构与个人越来越多,薅羊毛的也随之增加。

  蚂蚁基金在取得公募基金代销资格后,侧重吸引传统代销渠道忽视的长尾客户,包括大量没有基金投资经验的年轻客户。充满互联网风格的打法正中年轻人下怀,经其推广的基金经理几乎都成功“出圈”,产品也成为爆款。很多年轻人像追星一样迷信明星基金经理,有的还建立了粉丝后援会。

  一些基金公司有意迎合市场,打造明星经理、网红经理。“一哥”“一姐”“科技捕手”“成长股猎手”“国民基金经理”等标签被贴到基金经理身上,有些基金公司甚至用“×剑客”这样的标签,一次性造出多颗“星”。明星基金经理的光环引来众多投资者追捧,申购资金蜂拥而至。

  比如,2020年,在鹏华匠心精选发行前夕,营销团队通过铺天盖地的宣传造势活动,让王宗合成功“出圈”,一日认购资金超1300亿元。王宗合也被戴上“国民基金经理”桂冠。

  为了获得广告投放和销售提成,部分互联网基金销售机构在所推送的爆款基金名称上冠以“精选”“严选”“金选”之类的词汇,吸引了大量投资者申购。

  一些大V在B站、微信公众号、小红书、知乎等平台上向粉丝卖力吆喝,“带货”基金。

  还有不少券商和网络博主联手围猎粉丝。博主从券商的产品清单上选择基金推荐给粉丝,粉丝购买之后,券商按比例给博主分成。在小红书等平台上,也有博主与银行渠道合作分销。

  相比新崛起的互联网渠道,作为基金销售主流的传统银行则加强了对客户的精准营销。

  某大型基金公司渠道人士魏旻(化名)告诉记者,为了完成爆款基金的发行任务,银行与基金公司紧紧抱团,常常一起开销售经理营销会,压实指标。

  为了吸引新老客户,银行使尽营销招数,比如,让客户赎旧买新,买基金送米、油、小电器等物品。

  圈粉造星、过度营销,如果把基金管好,让基民赚钱,倒也皆大欢喜。让人诘责的是,许多爆款基金成立后就“跌跌不休”,令投资者大失所望,不得不怀疑其管理能力。

  爆款基金通常在市场高位时成立,作为持牌的专业理财机构,公募基金公司非常清楚,后面意味着什么。

  “规模是业绩的天敌。爆款基金规模越大,对管理人的专业能力和管理经验要求越高,现实中符合要求的人才非常紧缺。”资深FOF基金经理田亮(化名)说,一些公司找不到经历过市场大风大浪的成熟管理人,就把羽翼未丰的年轻人匆匆推上台。

  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查看业绩下滑的爆款基金,记者发现不少基金经理之前所管理的基金规模都很小,而且业绩未经过周期考验。

  以王宗合为例,截至2019年底共管理7只基金,总规模33.43亿元,最大的11.86亿元,最小的仅0.14亿元。2020年7月,王宗合开始管理爆款基金——鹏华匠心精选,规模跳上几个台阶(截至2021年底,管理规模超过300亿元),收益节节下滑。截至5月31日,鹏华匠心精选A成立以来收益率为-21.77%,2021年在同类1531只基金中排名倒数26。他管理的另一只爆款基金——鹏华创新未来到今年结束封闭期时,在同期发行的5只创新未来基金(易方达创新未来、中欧创新未来、华夏创新未来、汇添富创新未来、鹏华创新未来)中表现最差,截至5月31日,成立以来的收益率为-38.34%。

  田亮认为:“让从业年限短、过往管理规模小的基金经理,突然跳级管理几百亿元、上千亿元的爆款基金,犹如小马拉大车。”

  比如,郑澄然,2015年7月取得证券从业资格,2020年5月开始管理基金,9个月后就担任一只发行规模达79亿份的基金的基金经理。“管理规模从0到目前超过300亿元只有2年,这种火箭式速度让人担心。”田亮说,该基金净值大幅下跌,截至5月31日只有0.8643元,成立以来最大回撤37.55%。在今年3月市场剧烈波动中,该基金净值最低回撤至0.6662元。

  以招商基金的王景为例,她可能是市场上为数不多的“双十”基金经理(从业十年,年化收益率超10%),2015年开始管理的招商制造业转型A年化收益率达16.80%。应该说,王景是有能力管好基金的,但2021年开始管理爆款基金,并在规模突破300亿元后,表现渐失水准。截至5月31日,招商品质生活A自成立以来净值亏损超20%,招商品质升级A、招商蓝筹精选A成立以来净值跌幅均超15%,这3只基金成立以来最大回撤均超过30%。

  “人的精力和能力都是有限的。”田亮说,基金经理管理的规模上限是由其投资能力、风格等因素决定的,不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专业人士的眼睛是雪亮的。对于爆款基金,许多明星经理的同行并不买账。“不买爆款基金”已是基金业内公开的“秘密”。

  观察基金“专业买手”FOF的持仓,很少出现爆款基金的身影,广发核心优选六个月持有、东方红欣和平衡配置两年持有、兴全优选进取三个月是目前市场上规模较大的三只偏股混合型FOF,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前十大重仓基金中均没有2019年以来新发的爆款基金。

  “其实,爆款基金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基金经理陈林(化名)对2007年那批爆款QDII基金的发行至今历历在目,“当年网络远没有现在普及,很多人要到银行大堂在工作人员指导下购买基金,现场出现了来不及下单的投资者怒斥大堂经理的情况。”

  陈林说,当时,上证指数突破6000点,基金销售火爆,1只QDII认购1000多亿元,另外3只QDII发行规模均在300亿元左右。2008年,市场大跌直接把这4只QDII基金净值打到0.4元以下。直到2020年11月,这4只QDII基金的净值才回归面值之上,但随着本轮市场调整,又全部转负,其中一只成立以来亏损近35%。

  “不只是爆款基金,我们连新发基金都几乎不买。”一位FOF基金经理透露,“新基金尚未建仓,建仓的思路和节奏不一定符合我们要求。而且,渠道力推的基金,不少设置了各种各样的要求,如承诺一个月内不建仓等,这些隐形的约定,我们无从得知。”

  一些专业的基金销售机构对爆款基金也是淡然处之。盈米基金研究院研究总监邹卓宇告诉记者,盈米基金的“且慢”在过去两年行业火热的时候并没有推介过市场上的爆款基金,而是主推那些重回撤、以稳健增值为目标的基金组合。

  邹卓宇说,多数明星基金经理只是在阶段性的市场中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但不能保证在任何市场环境下都能给投资者带来理想的收益。当市场行情与基金经理特点不匹配时,投资者盲目跟随基金经理的名气选择基金产品,可能会导致实际收益与预期产生较大偏差。

  爆款基金的背后大多有着一位擅长某一赛道或行业投资的“操盘手”,他们被冠以“消费一哥”“医药女神”“半导体一哥”等美名。站在市场风口时,这些基金净值飙升,万千宠爱于一身;一旦风口过去,常常是一地鸡毛。

  以“网红”蔡嵩松为例,其所管理的诺安成长混合以“满仓半导体”被投资者熟知。2019年,自科创板开市掀起科技股涨停潮后,这只基金收获了95.44%的收益率,2020年又收获近40%的收益率,在2020年底规模达到327.76亿元的巅峰。然而,当半导体板块冲高回落,蔡嵩松多次被基民推上热搜,之前的夸赞变成了质疑。截至今年5月31日,诺安成长混合今年以来净值跌幅达28%。在去年底以来的这轮市场调整中,创下了蔡嵩松任期内的最大回撤50.72%,基金规模也缩水至今年一季度末的246.16亿元。

  按理说,作为明星基金经理,在市场大跌的时候,回撤控制应该好于市场平均水平,但让人大跌眼镜的,他们并没有展现出过往的神勇。张坤、葛兰、刘格菘等顶流明星基金经理,从前期高点以来都创造了40%以上最大回撤,远高于市场平均水平。曲扬、刘彦春、蔡嵩松的最大回撤更是在50%以上,并且打破了他们职业生涯最大回撤纪录。

  “当市场处于某一风口时,基金公司会宣传和包装投资这一赛道绩优的基金经理,甚至不惜斥巨资将其打造成明星经理,给高薪,提职级,有的成了公司副总经理。”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基金经理李辉(化名)直言,“明星们也会知恩图报,竭力为公司扩大规模。这一‘屡试不爽’的模式已成为基金公司的常规操作。”

  上海一家头部基金公司负责人表示,某些基金经理极端投资某一板块,博取短期业绩排名,基金规模从很小快速增长到一二百亿元的“成名”故事,像病毒一样传播并影响着行业其他基金经理。

  “业内苦爆款基金久矣!”从事基金管理工作十几年的基金经理徐江安(化名)感叹。

  “爆款基金的产生很大程度上是缘于专业知识的不对称。投资者由于对基金不了解,本着对基金经理、基金公司以及银行、网络大V、投资专家等角色的信任才去抢购。”徐江安说,爆款基金业绩出现大幅回撤,让许多投资者损失惨重,辜负了投资者对基金的信任,影响行业的健康发展。

  “多年来,一些公募基金的核心诉求是做大规模,有了规模,就有了头部效应,进而继续提升规模,最终实现寡头垄断。”魏旻说,当规模成为公司最重要甚至唯一追求指标时,业绩就排在后面了,相应地出现一地鸡毛的情形并不奇怪。

  “应从公司源头对爆款基金进行引导和管理。”某明星基金经理直言不讳地说,“市场火热时,公司开门营业,哪有不赚钱的道理?作为基金经理,你不发,基金公司可能就让公司研究员小王、小李去发了。”

  田亮告诉记者,爆款基金助涨了行业跟风攀比的不良习气。一些基金经理从爆款基金中尝到了甜头,为了钱和职位,放松自律的底线。有时为了维护净值,通过新增资金买入自己持有的股票,推升股价,一旦市场调整,卖出这只股票,导致股价下跌,扰乱了市场。

  “现在有许多老基金规模很小,没有人重视,因为都去做新基金和爆款基金了。”李辉建议,监管部门可以完善制度让基金公司不要一直发新产品,比如,老产品没做好的、基金经理一拖多的,要限制发行新产品。

  爆款基金还催生产品代销准入的违法和灰色寻租问题。前段时间被判刑的某银行产品管理处负责产品准入的产品经理,就曾向多家基金公司、券商共计索贿200多万元。

  业内人士表示,对基金营销中的一些乱象,若涉嫌违法违规,监管部门应及时查处并严惩,如果只是打擦边球,游走在监管的边界,应引导行业建好制度、堵住漏洞。

  监管部门已关注到基金发行、管理中的乱象。《意见》明确提出,着力打造行业良好发展生态。牢固树立以投资者利益为核心的营销理念,践行“逆向销售”,加大投资者保护力度。切实摒弃短期导向、规模情结、排名喜好,坚决纠正基金经理明星化、产品营销娱乐化、基民投资粉丝化等不良风气,改变“重首发、轻持营”等现象。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